• <li id="49vwj"><acronym id="49vwj"><cite id="49vwj"></cite></acronym></li>
    1. <tbody id="49vwj"><pre id="49vwj"></pre></tbody>
      <th id="49vwj"></th>
      1. <button id="49vwj"><acronym id="49vwj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“教育本質是生活?!?/p>

          新型教育綜合體?集“書店+素質教育”的社區文教服務公司長這樣

          2022-03-03 08:40:05發布     來源:多知網    作者:王上  

            來源|多知網

            作者|王上

            圖片來源|受訪者

            臨近2022年新春還有兩天的時候,位于深圳的知了知道社區書店在門口貼上了一副對聯,上聯是“養育一個孩子”,下聯是“需要一座村莊”,橫聯是“知了知道”。

            知了知道創始人江志勇坐在書店,拿起寫著“求知若渴”的紙杯,泡了一杯茶,看著書店里的顧客,以及門外來往的人。這時經過一個媽媽帶著穿著紅裙子的小女孩,哥哥騎著兩個角的小踏車,在后面大喊:“媽媽,我想進去看書”!這正是江志勇樂于看到的情景。平日里,進書店的人會更多,他們可以在這里讀書,參加活動,玩木作手工,聽閱讀指導師的讀書分享,做作業等。

            作為教育綜合體的一名老兵,2020年,江志勇將目光瞄準了社區,并拓展了一個新的模式,更像是教育綜合體的“變體”,只是前端成了社區書店,運營變得更重了。

            當前,知了知道以成長學苑為核心,以知了知道社區書店為流量入口,擁有知了成長多元托班、知了營地游學、知了創智市場營銷平臺、知好課在線素質教育平臺等發展模塊,集“自營+聯營”多元素質成長中心、在線運營系統研發、市場營銷服務為一體的綜合性社區文教服務公司。

            江志勇信奉美國教育家杜威所說的“教育即生活”,希望通過綜合性的服務構建一個受教育的場所,就像一座知識的“村莊”。當前,知了知道已在大灣區(深圳、東莞)、廈門等地成功開辦多家知了知道成長學苑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線下教育堅定的實踐者和擁護者,因為人的尺度不可替代,人的成長規律不可替代。我們想構建的本質是生活,鼓勵家庭共同成長。”江志勇說道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“社區就是村口的那一棵大榕樹”

            江志勇喜歡線下的空間,在深圳大學念完建筑學士,又念完城市規劃碩士后,畢業十余年來,從建筑設計到任職政府規土部門,到地產公司、到創業城市更新咨詢公司、空間運營公司再到教育綜合體,他非常了解“線下”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在做教育綜合體同學都薈的時候,江志勇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線下商場和社區提供教育資源。后來同學都薈從深圳拓展到全國,這個過程中江志勇對教育科技的理解越來越深入,對社區也越來越認同。

            基于10余年教育綜合體的經驗,知了知道在創立之初,便是“海陸空”的三位一體作戰策略。通過線上線下、場內場外的運營,為B端機構提供場地、獲客、系統、會員多重賦能。

            其中,線上指的是知了知道的后臺系統、社群互動、直播好課、線上打卡等不同方式,線下即成長學苑的空間;場內則是線下空間(如書店、托班),場外則是戶外的營地游學活動;工作日孩子們可以在書店看書、做手工、參加讀書活動等,還可以在托班完成作業,周六日可以參加戶外活動。背后都是知了知道提供運營支撐。

            在當前的運營體系下,知了知道有“書店+自營+聯營”三個拓展板塊,純書店的面積大于200平米,輔助功能如托班、劇場、茶藝、花藝、瑜伽等可以增加300-500平方米,素養成長的聯營板塊可以增加500-1000平方米。

            知了知道的定位是“教育主題的社區鄰里中心”,聚焦“社區目的空間”,在江志勇設定“村莊”聚集了三要素:一定的集中的地域、共同的紐帶以及交往的人群。

            從同學都薈再到知了知道,江志勇篤定做線下要在人群密集的地區,而商場和社區也一定是人流量大的地區,只是社區更像是一個熟人社會,更容易做用戶黏性。這就決定了知了知道選址主要考慮的是居住密度、家庭成員的結構以及“社區感”。

            在江志勇看來,社區就是村口的那一棵大榕樹,它連接著人們的情感寄托,社區的人群也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共同成長。

            知了知道想輸出的核心價值是“高質量的家庭陪伴”,不只是服務孩子,也服務爸爸媽媽以及他們的長輩們,各個年齡段的家庭成員都有“被陪伴的需求”。因此,各個年齡段都是知了知道的用戶。

            而之所以選擇用“教育”去切入,則是江志勇認為,教育能夠聯動60%以上的家庭高頻剛需消費經濟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“書店僅僅是一個入口”

            以“知了知道”為主體品牌,社區書店僅僅是一個入口,背后是一整套的文化教育服務體系。

            當前,知了知道形成了三大部分:

            第一部分是知了知道成長學苑,包含自營的“知了知道社區書店”、“知了成長多元托班”以及聯營的藝術、語言、體育、科技等的素質成長項目,它們共同組成了線下的素質成長中心。

            知了知道社區書店是“素質成長中心”的會員中心和流量入口,應該發揮“前臺”的功能,直接服務C端客戶,了解客戶的需求,并積極匹配這些需求。

            知了知道社區書店可以說是一個新型的學習中心,采用會員制,但是對非會員也會開放。書店配有客戶服務、成長顧問、市場拓展、活動策劃等人,一般標配是3-4人,同時,總部會給予系統化的支持。

            聯營的項目均為素質教育類的,知了知道會在進入標準上嚴格把關,會選擇優質的,可延展性和持續性強的項目,最好是親子類的,家庭能夠共同參與。最近,知了知道社區書店比較火的課程有針對低年級孩子的光影劇《老鼠嫁女》,配合這部光影劇也會講相關的書籍;針對高年級的孩子以及家長會講何帆的《變量》。